最新发布

宇托 none 0 条

  《西游记》中,孙悟空的授业老师菩提老祖,到底是何来历?原著中没有明说。现在众说纷纭,有人说菩提祖师是佛祖,又有人说菩提祖师是观音菩萨,也有人认为 菩提祖师是佛陀的弟子须菩提尊者,还有人认为菩提祖师是太上老君,甚至有人说菩提祖师是《封神演义》里的准提到人。  我认为以上说法都不对。《西游记》的作者深解佛法,书中处处体现佛法无边的思想。如果不解佛法就不能读懂《西游记》的内在涵义。我认为菩提祖...

宇托 none 0 条

  记得前两天和一个日本同事去抽烟,因为最近比较忙,我上的是晚班,抽烟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左右,太晚了没地方抽,只好站在路上抽一根。我抽完之后,很自然地随手一扔,脚一踩,完事。同事抽完后,却用手在地上把烟灭了。看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我直接用脚踩,人家用手灭,心里感觉有些不好意思。  到公司门口,因为有灯了,突然发现同事手里居然还拿着两个烟头,一个是他抽的,一个是我抽的——他居然不声不响地把抽...

宇托 Eclipse, SVN, Plugin 0 条

Eclipse 下连接 SVN 库有两种插件 —— Subclipse 与 Subversive ,可以说这两种插件都是非常优秀的插件,而对于使用者来说,选择使用哪种插件确实是个挺头疼的选择。Subclipse 主页位于http://subclipse.tigris.org/ ,与SVN(http://subversion.tigris.org/ )联系紧密,我们可以称之为 SVN 官方的 eclipse 插件。而Subversi...

宇托 none 0 条

  未写时,发现有很多东西可写,真坐到电脑前,又发现无语了。  最近这些天,一直都比较忙,晚上到家基本就11点了。吃完饭,洗个澡,好的话,还能看上几页书。曾经自己算过,就是一个月读一本书,我也最多不过读六百本,现在的速度,一个月也读不了一本了。电脑里书很多,但一坐到电脑前,就发现无事可做一样。  有个同事说:中国人和日本人的区别就是中国人浮。而今的我,也正是如此。工作中碰...

宇托 none 0 条

  晚上吃完饭,和老婆下了局棋,然后她聊起一个朋友的初中。让我也想起那个年代,想记一件小事。  初中的时候很喜欢玩游戏(很庆幸不是生活在现在,不然我就是被电击的对象),每天必玩。吃饭可以少吃点,游戏是必须要玩的。  那天是初三的周五,中午不吃饭省下一张饭票一张菜票。下午放学,到一饭馆老板那准备换成钱(一块钱),我骗那老板说是没钱回家了。其实那老板也知道怎么回事,但旁边一个...

宇托 none 0 条

  分别,是如此地撕心裂肺。当检查人员告诉我,打火机不能带上飞机时,我急忙地倒了回去。希望能看到那个让我不能忘怀的身影。然而我失望了。  随手把打火机扔到了垃圾桶,返回到候机室,却发现心是如此地痛。以为抽烟能让这种痛苦减少几分,然而此刻烟味却是如此地苦。心里的那份牵挂却无一丝一毫地减少。看着时间一秒秒地过去,感觉时间是如此的漫长。十分钟,仿佛比回来写她相见、结婚、共度新年这一个多月都长。&e...

宇托 none 0 条

回家的路上,去上野横街买点东西,结果走到中途就下起了雨,一路小心,到了横街却发现全身都透了。连鞋都吱嘎吱嘎地响。买好东西,看着雨还在下,既然都透,淋和不淋又有什么区别呢?一路走来来,踏着雨声,伞打着鼓点,鞋轻呤着音乐,连衣服都偶尔地哗哗地来几声喝彩。好像人又到了小时候,每天下雨回家的时候总喜欢去踩踩小水坑,那时候觉得水湛起来的声音真的很动听。理所当然地,回家自然少不了那一顿思想政治教育。回到家,冲了个热水澡,发现人从心里的轻松起来...

宇托 none 0 条

  几年前,和几个朋友一起去湘江边上放风筝。  看着自己的风筝高高的扬起,相比之下,其它风筝都好像成了它的陪衬。那一刻,仿佛所有的不快都让那满是和煦的春风吹得一干二净。意气风发,那一刻,像是自己真的脚踏一方土,头顶一片天。自豪地看看其它的风筝,自豪地笑。  然而,当我看着那摇曳飘去的风筝,和那无力落下的绵线,那一刻,心里的意气也如那断落的绵线。我不知道在那里呆呆地站了多久...

宇托 none 0 条

 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就不想写任何东西了。应该说根本就不是不想写,而是写不出来了。  记得大一大二的时候,回信时的扬扬洒洒地几封信就出来了,那时候感觉心是沸腾的,是澎湃的。也还记得那段心情极其不好的日子,每封信用一句“对不起,最近心情不好,不想写信。”做为回信,之后就再也没写过信了。朋友、同学之间的联系也几乎没有了,那一段时间是灰色的。  时至今日,每每想提笔写写日记,...

宇托 none 0 条
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梦到自己回到了家里,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,想学点东西,然后马上又转到了大学,又看到那一堆熟悉的面孔。和大学不同,我有点学习的劲头了,可转眼,人就醒来了,迷糊间,还感觉自己在家里,甚至一两次居然喊了句:妈,饭熟了没?以前在家里很懒,从来就没早起过床,妈说我很神,每次刚做好饭我就会起床。  清醒过来,却发现只是梦而已,眼前的房间熟悉而又陌生,起床……整理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然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