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全球通史》读书笔记2

  关键问题似乎在于,在技术变革和使之成为必需的社会变革之间,存在一个时间差。造成这个时间差的原因在于:技术变革能提高生产率和生活水平,所以很受欢迎,且很快便被采用;而社会变革则要求人类进行自我评估和自我调整,通常会让人感到威胁和不舒服,因而也就易遭到抵制。这就解释了当代社会的一个悖论:虽然人类正在获取越来越多的知识,变得越来越能依照自己的意愿去改造环境,但却不能使自己所处的环境变得更适合于居住。简而言之,人类作为一个种群所面临的问题是,如何使自身不断增长的知识与如何运用这些知识的智慧保持平衡。 正如爱因斯坦所警告的那样,人类迫切需要学会在获得知识和运用知识的智慧之间达成平衡。

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——《全球通史》 第一章 第7页

  这一段感觉很有深度,感觉很多事情都如它所说,知识如此,武力如此,钱也如此。金庸的《天龙八部》里扫地翁就说了,武功越高,就越要修习经文,不然就会走火入魔。听网上说有人拿着拉菲吹瓶,就花钱上说,的确是豪客,但我却觉得他还不如那些拿着啤酒吹瓶的来得有品。因为啤酒本来就是用来大口大口喝的,而红酒是品的。

  看着我们现在,物质比起六七十年代好多了,但幸福程度呢?我是从农村出来的,在我的感觉里,可能九七年到零二年左右,老百姓是幸福指数最高的时候吧,那时候猪肉价格还只有五块,出去打工的一般的有六七百,好一点的有两千多点的,在农村修个房子也只要五万左右。那时候的老人挂在嘴边的是“现在的好日子……”。而今,科技更加发达了,呵,可我们更空虚了,不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,在物欲的压力下,我们失去了理想,失去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。我在想,再如此下去,到我们下一辈的时候,社会还给留给他们什么?

转载请注明:宇托的狗窝 » 《全球通史》读书笔记2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